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365bet网站网投 >

(修改掉了)(又修改回来了)修改修改修改

2019.01.24

浏览:

我说的价值是指阅读的必要。我说到李商隐,无非是因为喜欢他,随口一说就是他。我读李商隐,读他的全集,读他被人们传颂的朦胧篇,我并没有只当做某一种诗去读,我甚至可以理解为这句能妙到居然还能这样理解,或者那样读也是一种风情,我也乐在其中,正如“故时有物外之趣”。早日我看文学区诸君佳作,也是抱着欣赏求学之心看,而非一上来即自抱大家之心,以睥睨之目去批判,我不会说这不行,那不通。即便是看到格律不通,字词粗浅,内容勉强附会之作,也只是不置可否。我写这些诗,本来是没准备发了的,有人让我发,我发出来,发出来即为愿接受检阅。但是,一时起思,想写点什么,可能时辰之内学识之中,没法很好遣词作句而立成佳作,但每有灵感做出一句,初吟觉得还算能写下来,我便写下来。起码在我心里,是都能读的通的。我也不是凑合的态度,更不是自我标榜。我没有与李比之意(他是我偶像,所拜服唯四人,唐,杜小李,宋,稼轩放翁),搬出来只是论证如果要阅读一个人,你必须先解放那个人。另外,如果要是像你说的,有意思的都是抄的,我又何必把他当做我自己的失恋慰藉呢,又有何脸面发到体育新闻接受大家查看?你说内容包含少,我无非也是自己消遣,安慰自己,写给自己看。其余每句,句句伤心,字字血泪。,顺便一提,李商隐的所有无题和准无题类情诗,我都当做政治讽喻诗去理解情诗写成这样,除非他和妹子之间建立了只有他们俩知道的暗语,那也只是对妹子个体来说的好诗,而对于我来说这种逼死读者的诗断然不是好诗。所以说,林黛玉说她最不喜欢李义山,还是非常有道理的。,只要记载在古籍上的,都是典故。难道就因为韦庄写了句刘桢病后新诗少,阮籍贫来好客稀,才算是典,其他没人用就不是典了?而且改古人句子算哪门子创作?我已经说了,用典要具备唯一性,但意思不是在说只有这个人做过,其他都没做过才叫唯一性。而是你的主题确定之后,你的典故要印证你的主题,而不是去印证你旁生枝节的另一个意思。韦庄的诗是寄给朋友说自己处境的,而你是“尝恨多情累此生”,两者是一个意思么?同样的道理,我们看古人的作品,但凡提到潘岳,说二毛的,必然是感概年华有关,谈到投果的,必然是跟风貌气度有关。当然我也说了,典故可以为了作品服务,曲解或者强行联系也是可以的。若是提到潘鬓,也可以附会成为情而白,但是不会把死老婆后不见人这件事写出来,附会的东西就该点到为止。那么具体到死老婆这件事上,所有后来典故使用者,几乎都是在自己的悼亡作品里提及或者做誓言用。分手而已,用不了这么沉重的典。能不能旁生枝节,能不能说闲语,可以。但你的律诗只有八句,在水平不到家的情况下,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就不行,这种闲语还是删了的好。你说自己没有描述出世环境,那你就直接写自己真实环境就好了啊,非要用个陶渊明的典故,这就是自我标榜了,不然用典干嘛,只为了秀知识掉书袋么?可千万不要找例子,如果文采高到能做到信手拈来随心所欲的程度,那就不在这儿待着了。初级段位的写诗仍是跟作文一样,章法要严谨,句子之间都缺乏联系性,好文章哪有这样的?,九月初五夜晚十一点上床入眠不得,到十二点点灯,起身作了一首绝句,于是心满意足而眠。暂归于恋旧之作。无题思是悉悉风作赋,旧如点点雨敲窗。清宵孤卧苦无梦,有梦逢君夜正央。,何必举毛,白居易这样的大诗人就是写大白话的,我有说大白话没价值么?我是说跟李商隐的情诗主题不明,他的隐语暗语是什么现在也是众说纷纭。你不是这种风格,而是彻底的大白话。既然完全不一样,干嘛要把李商隐搬出来。真的好诗,用的典故一定具备排他性,哪怕句子构筑上九弯十八绕呢,读者也能明确一个意思(当然不排除书读得少就是看不明白的)。而不是由作者自己跳出来解释说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就是随便一用。敢情我们以精品的高度去评价,作者以凑合的态度来敷衍,那么做为读者当然有权不听他的解释。所以我说,李商隐的情诗,我都当做政治讽喻诗,因为这样我能更合理的去理解,如果当做情诗,那就是他和妹子之间的暗语,只有对方才不会理解偏,并不想让其他读者知道。既然如此,以情诗角度理解的读者还凑什么热闹呢。,长夜茫茫复短长,春心拟共对秋黄。残梦难销当年泪,巫山却话枉断肠。。

借意,己适即可,纵责不改。

用典需要具备唯一性,为什么一定要是刘桢患病,陈琳,徐干,应玚跟他都是同时患病,咋就不能写其他人呢,历史上因为患病不能搞创作的人太多了,为什么偏就要写刘桢?你的主题是首句“尝恨多情累此生”,然而我说了刘桢的作品是多壮气而不是多情,那么你一定要用刘桢的典的话,不如用刘桢平视甄宓的典,这是给你的建议,而不是针对你的原话。虽然其原因是因为刘桢礼教观念问题,但可以加以引申出新意来,典故不但可以捏造(虽然我们资格不够),还可以曲解原意来用,只要能为自己服务即可。同样的道理,用典的唯一性也不适合拿潘岳的来做例子,失恋导致生别多了去了,为什么要找个死老婆的?写诗也是要注意有所忌讳的。而且潘岳的悼亡诗虽然写得感人,但仅是基于很俗套的男欢女爱这个层面,放在现在来看格调并不高。我认为楼主写诗还处于属于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的阶段。律诗也就八句,能给你的闲语空间就等于没有。仅仅因为自己所处像个出世的环境,是没有必要描述出来的,跟主题无关的尽量少写。,无题如问归心已去年,闲思往事恍如烟。新欢倚坐两携手,老伴扶行单并肩。送客草庐歇雨后,迎秋寒夜起霜前。分明愁乱不堪引,奈舍悲歌不入眠。,如果你是自己感动自己的,写给自己看的,当然你就表个意思看看就行了拜托,你是发在公共平台上的。我当然要以好诗的标准去评判而不是说哦,我理解你的意思了,就可以了。引用古人的原话是没问题的,然而水平不到家的情况,好歹有点意思的句子还是改古人的诗句,那叫我怎么说?你用的典,以好诗的标准就是用得不妥。作诗最忌讳的就是自行解释,对不起,我做为评论者不接受你的解释。如果你始终保持我就突然想到这个典,表一下意思的态度,那么很遗憾你这一辈子跟写好诗怕是无缘了。李商隐遗篇要是能写成这个样子,那我肯定明天就出个李商隐是中国诗史最大骗子的大字报。锦瑟到现在都定不好他的主题是什么,当然只有单独把句子拆分开来理解。你的都大白话到姥姥家了,写作思维还如此跳跃,这叫做凑句子谢谢。高手在体育新闻的当然也有,几乎每个人都接受过我的评论,但人家至少谦虚,可不敢自比李商隐遗篇,你的言论真的吓到我了,溜了溜了。。


☆喜欢这篇文章吗?分享给你的好友吧!点击这里复制网址☆